幸运来自你的态度

分类:能源展品 887赞 2020-07-08 597次浏览

幸运来自你的态度

你的强项与热情若能结合,才能踏上通往天命的路途,但事情并不仅如此。你对自己的看法,以及生命中的际遇,也都有决定性的影响。你的态度,就是攸关寻得天命与否的重要因素。

一九三一年十月的一个雨天,十二岁的威尔森〈John Wilson〉到斯卡波罗高中上化学课。他踏进教室的时候,并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将全面改观。当天的课堂实验是敲击盛水的容器,然后观察撞击力造成氧气泡泡往上升。不论是这个学校,或全世界各地的学校,长久以来都让学生做这项实验。然而,老师这天发给威尔森加热的容器却跟其他人拿到的不一样。不知为何,这个容器装的不是水,而是挥发性更高的物质,后来才知道是实验室助理不小心贴错了标籤。威尔森把容器放在本生灯上加热,容器便爆炸了。玻璃碎片炸开来,炸毁部分教室设备,利刃般的碎片也立刻射向学生,造成数名学生受伤流血。威尔森因此双眼失明了。

他住院两个月。回家之后,父母努力想要面对从天而降的灾难,但威尔森并没有把这次意外看成灾难。他接受伦敦的《时代杂誌》访问时说:「我甚至不觉得悲惨。」。

他很快学会点字法,进入校誉卓着的乌斯特盲人学院〈Worcester College for the Blind〉继续学业。他在校中不仅课业优异,也变成划船、游泳、戏剧表演、音乐、朗诵的高手。

从乌斯特毕业之后,威尔森前往牛津攻读法律。在一个缺乏盲人保护设施的环境里,他必须适应繁忙的校园,以及附近的街道。

他拿到牛津的法律学位,开始为「国家盲人协会」〈National Institute for the Blind〉工作,但他真正的天职却还在未来等待着他。一九六四年,威尔森前往英国在非洲与中东的一些属地,发现这些地方的盲疾非常普遍,但不是像他这样因为意外而失明,这些导致失明的疾病,其实可以透过适当的医疗措施加以预防。对威尔森而言,他可以接受自己的命运,却无法放任轻易就能预防的情况不断恶化下去,因此决定採取行动。

威尔森返国之后,递交的报告催生了「大英帝国盲人协会」〈British Empire Society for the Blind〉,也就是现在的「救盲协会」〈Sight Savers International〉的诞生。威尔森担任协会主席长达三十年之久,在任期内缔造许多事蹟。

这分工作让他每年奔波五万五千哩以上的距离,他认为这是工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,因此坚持自己必须亲临服务範围所及的各地。例如,一九五○年,他曾与妻子一同住在迦纳的土屋里,为的是该国境内百分之十的人口因病导致失明,使得迦纳被称为「盲人国」。这种因为虫咬而引发的疾病,一般称为河盲症〈river blindness〉。威尔森带领工作团队推动预防计画,让河盲症肆虐的七个非洲国家的孩童都接受药物「迈克替占」〈Mectizan〉的治疗,从而获得根治。到了一九六○年代初期,河盲症疫情已能有效控制。如果我们说,几代以来的非洲儿童都是因为威尔森才看得见,这种说法并不夸张。

在威尔森的指导之下,「救盲协会」进行了三百万次的白内障手术,并且让一千两百万有失明危险的人接受治疗。他们提供超过一亿剂的维他命A,用以预防幼年失明,并在非洲与亚洲地区发送点字学习教材给需要的人。因为威尔森下定决心打击可预防的疾病,使数千万人得以保全了视力。

他在一九七五年受封爵士,也得到海伦凯勒国际奖、史怀哲国际奖,以及世界人道奖。为了预防盲疾与所有可避免的残疾,他持续扮演举足轻重的积极角色,直到一九九九年辞世为止。

与威尔森爵士有相同遭遇的人,可能镇日为自己的生命唉声叹气,认为自己被厄运诅咒,无法再创造有意义的生命,因而沮丧不已。但威尔森失去视力,却仍具有远见,也轰轰烈烈证实了生命并非由过程中的遭遇来决定,而是你面对遭遇时所採取的态度。

态度与天分

我用已经找到天命归属的人当作例子,似乎冒了某些风险。这些故事当然发人深省,但也可能让人气馁,毕竟故事主角似乎都有天赋异稟,也有幸得以实践热情,并因而超群越众。我们大可把他们的幸运归诸于偶然的运气,他们确实也常表示自己很幸运;如同厌恶自己现阶段工作的人,也常说自己运气不好。当然,「幸运」的人找到热情,也有机会实际去追求热情,「不幸」的人则不断遭遇挫折。只是每个人都会碰上或好或坏的际遇,际遇并不能完全左右你的生命,重要的是你面对际遇的态度。透过「幸运」的概念,你可以清楚看出一个人的基本态度将如何影响他能否寻得天命。

形容自己幸或不幸,就暗指我们只是偶然机运的受益人或受害人。如果找到天命归属只是一种运气,那幺你岂不是只能双手合十,期盼自己哪天也能走运?要当个幸运之人,可不能光是等待,许多学术研究与个人经验都指出,幸运之人通常是用他们的态度创造了运气。态度之一,就是分别从不同的角度看待眼前的状况。

心理学家韦斯曼〈Richard Wiseman〉在他的着作《幸运的配方》〈The Luck Factor〉里,描述他研究了四百名特别幸运与不幸的人,他发现自认幸运的人大多展现类似的态度与行为,自认不幸的人则展现相反的特质。

韦斯曼指出幸运人士的四个特徵。首先,幸运的人常能让运气发挥最大效益,他们特别懂得创造机会、察觉机会的存在,并且在机会出现时善加利用。其次,他们懂得聆听自己的直觉,并採取辅助措施〈例如冥想〉,帮助自己提升直觉能力。第三个特徵是惯于预期自己的好运,不论做什幺事,他们的心态都是预期正面的结果,因此也不断创造自我应验的预言。此外,幸运之人也不允许自己被厄运箝制,在情况不利的时候,就快速採取行动控制情势。

韦斯曼博士曾做过一项实验,指出人们对运气的看法可以发生什幺功用。他请了一群演员,把他们安置在在附近的咖啡店里扮演寻常人士,然后在店外的人行道放了一张钞票。接着,他请一位自认幸运的实验对象去这家咖啡店。这位幸运人士发现地上的钞票,捡了起来,走进咖啡店给自己买杯咖啡,同时请旁边的陌生人也喝一杯。他和陌生人聊了起来,最后相互交换名片。

接下来,韦斯曼博士请一位自认不幸的实验对象也去咖啡店,他踩过钞票走进咖啡店,买了杯咖啡,没有跟任何人互动。后来,韦斯曼询问两位实验对象是否碰上什幺幸运的事。前者表示捡到钞票,也认识新朋友,后者则说他想不到有遇到任何幸运的事。

敞开心胸、接受新机会的方法之一,就是「刻意」用不同的角度看待寻常的情况,你将能因此把世界看成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地方,并善加利用某些大有可为的机会。如果你关注的焦点过于狭隘,可能因此错失身边不断循环出现的机会。

摘自《让天赋自由》

Photo:Nana B Agyei, CC Licensed.